(2020-01-06 22:45)
·

本文原标题:湖北省随州市软恶势力举报

本网今日讯 2019年1月15日,全力机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宣布破产,导致近三百多名债权人属下二百余家小微企业濒临倒闭,一万余名工人面临失业。据我们债权人几个月来的多方搜集查证,全力公司属人为制造破产。其背后庞大的软恶势力保护伞笼罩整个随州市政府机关、公检法机关,致使全体债权人近百余次的诉求,无人问津,得不到解决。  我们债权人的呈诉材料遍及中央、省府及随州市各级法制机关以及各级纪律监察机关,始终无音信。万般无奈,我们再次向您们各级领导呈诉。请求您们以民生为重,以中央扫黑除恶,严惩贪污为宗旨。依据我们所提供的线索成立专班,严肃查处。给我们全体债权人一个满意的答复,还随州一片蓝天。  因为大部分举报事实,以前呈交的材料已经真实的陈述了事实真相。本次仅将部分事实概括性地向您们举报,敬请查实。   具体事实如下:  一、重大安全事故,为逃避责任,隐瞒事实真相。   2009年间,全力公司铸一车间铸造炉爆炸:现场工作的三名员工(储勤国、徐海涛、付亚兵)当场死于非命。事故发生后,时任随州市市长刘晓鸣同志亲临现场,督导处理事故的后续事宜。而最终处理结果是向安监部门呈报死亡二人,而另一人储勤国(系公司董事长聂孝全亲连襟)转往武汉抢救。事实是三人同时死亡,每人赔付一百三十余万元。事故平息十余天后,储勤国遗体才由武汉转回随州市柳林镇双星村老家安葬。  二、官商勾结,导致全力公司彻底走向破产。  2014年,全力公司管理层以资金链断裂为借口,申请随州市政府法院破产重整。刘晓鸣同志因与三环集团董事长舒健关系密切,以政府的名义引进三环集团公司收购全力公司。全力公司与三环集团公司破产重整后,全力公司账目下两亿余元的应收账款,转入重整后新成立的三环铸贸有限公司的账户上,该公司由原全力公司副董事长黄正涛担任董事长。另外,三环集团公司按全力公司生产销售总额的9%提取销售利润。四年间共提取2.24亿元。也就是说,三环集团公司在全力公司共提走四亿余元资金,导致全力公司彻底走向破产。  三、违法签字同意变更土地使用性质,险些造成国有土地资源流失。  全力公司与三环集团公司破产重整期间,三环集团公司董事长舒健要求将三环铸造公司(原楚威公司)的城南厂与文峰塔七组处老厂,共计205亩工业用地转变成商业用地,作为收购全力公司的附加条件。刘晓鸣已经在变更土地使用性质的申请报告签字同意,后因多种原因,批示的变更土地至今未能实施使用。因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2018年11月刘晓鸣专程从省里赶回随州市,将此批示原文提走。(山峰型砂厂张总亲眼见到该批示复印件)  四、权钱交易,在各银行重复抵押贷款。  2005年—2015年间,全力公司先后利用柳林基地和曾都经济开发区的土地、房产、机械设备向多家银行贷款。其中有抵押的贷款2.1亿元,多次重复财产抵押的贷款近五亿元。十年来,银行及有关金融部门为全力公司多次重复抵押违规贷款,大量的现金流也加速了他们的权钱交易的贪污行为。从中也不难想到,当今如此发达的网络系统,严格放贷程序,没有政府领导的明示,暗中的资金回扣,银行是不可能违规放款的。   五、随州市软恶势力保护伞只手遮天,债权人诉求无门。  1.随州市所有的法制机关,拒绝接受债权人所搜集整理的上诉材料。据政府部门内部消息透露,属市政府市长电话指令,任何法制部门拒绝接受呈诉材料,拒绝立案侦查(债权人代表廖保如有内部消息源电话录音)。  2.曾都区法院知法犯法,违反《企业破产法》法规。  全力公司宣布破产后,曾都区法院作为企业破产公司的监管机构,并没有依法对破产公司的资产实施监管,没有依据《企业破产法》程序,召开债权人大会,选举产生债权人委员会(所谓的债权人委员会是2014年全力公司与三环集团公司破产重整期间,由法院指定的神农律师事务所也属曾都区法院指定的全力公司破产资产管理人)。因为没有成立债权人委员会,也就没有了对破产公司的资产、债权、债务的清资核算实施监督管理,所有的全力公司破产事宜,均由公司管理层、资产管理人、曾都区法院暗箱操作为准。 3.全力公司破产后,曾都区法院没有聘请专业的异地审计机构,对破产公司的资产、债权、债务进行严格的审计,而是依据全力公司单向聘请的随州正信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在随正信(2019)033号审计报告中,存在大量转移资金,虚拟注资及巧立名目的抽逃资金,增大债权、债务,加大财务亏空隐瞒资产实施和数据。  4.2019年1月15日,曾都区法院正式判定全力公司破产。曾都区法院并没有依据《企业破产法》之规定,及时对公司的资产、库存配件、各科室印章、财务账目、账柜实施收缴查封。一直拖到8月15日,才象征性的实施了这些程序。而我们债权人8月16日发现查封的财务账柜的封条,被人为的撕毁后,找到资产管理人和曾都区法院的蒋先保,他们均不同方式回避,拒绝和我们谈这件事(有当事人语音录音为证)。  5.资产管理人,曾都区法院及随县法院狼狈为奸,违法拍卖全力公司破产资产。  2019年9月10日全力公司资产管理人王显律师呈交一份没有注明日期的强制执申请书(有拍摄执行书原件照片)的曾都区法院。申请书的内容要求曾都区法院对全力公司柳林基地三厂区的土地、房屋、机械设备及配套设施进行批准拍卖。因机遇巧合未能实施。9月13日随县法院在淘宝网上,以全胜公司(系全力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名义,将柳林基地三厂区公开挂网拍卖。并于9月24日上午十时正式被中兆汽车配件公司(超凡汽车配件公司),以305万元无人竞拍的情况下,贱价购买柳林基地二厂区五车间的全部资产。随县法院在淘宝网上挂卖显示的是三厂区的土地、厂房。而拍卖的却是二厂区五车间的全部资产。随县法院这是挂羊头卖狗肉、弄虚作假,理应彻查严惩。  6.我们债权人代表无数次到曾都区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曾都区法院、曾都区信访局、曾都区监察委信访室、曾都区政府反映诉求,呈交大量的事实证据,均被无视敷衍了事。随州中级法院办事人员说我们呈交的举报材料没有任何作用,转到随州地方甚至上级督导函看就不看直接扔纸篓,可想而知随州地方官员人浮于事,胆大包天。我们到曾都区监察委一楼信访室周姓领导说:我们不会接受你们的举报材料全力公司的问题很复杂,市政府的领导都解决不了,找我们有什么用?如此丑恶面孔,公理何在?  7.法院判决文书在随州市只是一纸空文。部分债权人因多年讨债无望走法律程序诉讼于当地法律机关。法院依据法律判决生效,随州市法院在随州市当地政府的明令下,拒绝执行。法律面前,公信力何在?  8.滥用国家警力,抓捕合法维权的工人及债权人。  2019年8月21日上午,近二百多名工人及债权人到随州市政府门口声援维权。大约十一点左右曾都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志坚指挥下二十余名武装警察对合法维权的工人及债权人实施抓捕(有大家视频为证)。幸亏有省第九巡视组领导现场拍照及大家齐心反抗,抓捕行为行为未能成功。2017年5月17日下午五时许,也是曾都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志坚下令对在随州市政府合法维权人员聂世亮、杨又华、胡兵、朱定江四人实施强行抓捕在随州市东城派出所非法羁押24小时,更改两次口供以“非法集会,煽动组织”莫须有的罪名,又转往随州市第二看守所拘留十天。还有几名货运司机为了要回自己血汗钱,之前甚至有十来名货运司机因车祸去世,也被北郊派出所非法拘留关押看守所十天。我们也是国家纳税人,滥用国家警力抓捕合法维权纳税人令人不齿。  9.2015年腊月二十六,年关要过年没有办法部分债权人到全力公司讨要自己血汗钱一直到深夜未能理会。全力公司副董事长黄正涛嚣张跋扈指令其专车司机要将债权人徐胜撞死,可想而知,有个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同学蔡秀国多么猖狂,草菅人命。   10.全力公司是2019年1月25日宣布破产的而这份审计报告是2019年4月19日才出台的时间差相隔三个多月。也就是说曾都区法院宣判全力公司破产,这份审计报告还没有呈交到曾都区法院,法院并没有实质性的依据,佐证全力公司属于真实的资不抵债,构成破产的条件。且2019年11月28日,在曾都区徐书记责令下,曾都区法院又重启对全力公司破产资产重新纳入审计之中,而审计机构依然是随州市正信会计事务所实施审计,很明显曾都区法院属严重的渎职违法行为。  六、钱权交易,买卖公职。  2009年至2014年间,全力公司董事长聂孝全利用与随州市市长刘晓鸣的利益关系,以物质金钱打通各级领导环节,将其儿子聂国俊、女儿聂惠直接安排曾都区行政服务中心以及曾都区城市建设规划局任职,享受国家公务员津贴待遇。他们兄妹均未参加国家公务员公开招聘考试、审核、面试等合法程序,而是利用特定关系直接招入,文化知识素质堪忧。  七、掩盖真相,阻扰债权人合法上访。  2019年11月6日,全力公司债权人代表张福成、廖保如、罗国新、杨亮、杨又华五人,因在随州市地方讨债维权无望,来到湖北省信访局上诉维权。没想到刚登记身份证,在一楼大厅被随州市曾都区信访局张主任及随州驻汉办几名工作人员拦截,不充许我们合法上访。中央下达文件绝不允许地方拦截干扰上访人员,他们竟然视中央文件精神不顾,让我们老百姓的呼声诉求扼杀在中央领导监管眼皮之下。  八、2007年全力公司董事长聂孝全的亲妹夫施从文因生意纠纷独霸市场,出黑金指使几名黑社会性质的无业人员。将邯郸一位选水仔铁姓付商人脚筋挑断造成终生残疾。事后,黄正涛通过其老同学随州市公安局蔡秀国的关系,从全力公司的账户上提出六十万现金,用公款把施从文从狱中捞出来。而随州市公检法机关仅仅判处伤人者程萧锋判处一年徒刑,幕后主谋施从文并未追究任何刑事责任,逍遥法外。  九、2015年,全力公司董事长聂孝全嫡亲小舅子黄永刚醉酒后驾驶,在程力水岸国际路段撞死一人,重伤一人(系黄垅村母女二人,女儿刚刚大学毕业)。事故发生后在有关人员授意下逃离现场。过后黄正涛通过随州市公安局蔡秀国的私人关系 ,准备以几十万元赔偿了事。过后黄永刚仅以肇事逃逸自首了事,判处两年多徒刑。别人整个家庭毁掉了,又没有得到足额赔偿。  这些仅仅只是全力公司破产背后软恶势力保护伞违法事实的部分缩影,其庞大的软恶势力组织让随州市的弱势群体深受其害。中央的除恶务尽,严惩腐败的伟大决策,在随州市官场上的叨词,走形式,明哲保身而已。随州市人民翘首期盼:什么时候这阵狂风骤雨能吹到随州市多好啊!随州市人民群众期待着云开朗日的那一天!   湖北随州市全力公司全体债权人

观察者网:沈一鸣身亡 台军内部或迎又一轮洗牌
光明日报社论:书写更新更美的时代篇章
中国妇女报社评出2019十大女性新闻
南昌爱美美容院把人左右脸整成不对称 拒不退余款引
央视新闻2020年新年献词:立天地筑健强再出发
经常熬夜的人记得多吃这几种水果,不仅美容还养生
北京智汇火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黑心教育机构!! EI
“火”烧到自家门口 香港多家法院开始强硬了?

经常熬夜的人记得多

中国妇女报社评出20

经常熬夜的人记得多

南昌爱美美容院把人

“火”烧到自家门口

南昌爱美美容院把人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6 加盟热线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1111111111
本网站法律顾问: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